笔趣阁 > 疆海之王 >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古怪的鸟

第一百一十二章 古怪的鸟

小说:疆海之王作者:蚕丝如故字数:5083更新时间 : 2018-07-12 08:22:03
  观宇端了新做好的饭菜,放在窗边,阿离身体有些不舒适,起身去上茅房。

  等回来的时候,却发现窗边停了一只鸟,正在啄梁融的药汤。关离大惊,赶紧冲过去,想驱散黑色的鸟。

  谁知那鸟,感知危险,目光犀利,竟然一点也不怕人。见关离冲过来,居然飞起来,半空中一个绕圈,停到外面的树上。

  它紧紧看着阿离,似是嘲弄关离的举动。关离气笑,本来情绪就不好,连只死鸟都来欺负她,立时从怀里抽出一支细小的飞镖,眼疾手快,不过一刹那间,那只鸟就中镖落地。

  关离看一眼床上的梁融,将窗户关好,走到墙角下,捡起那只鸟。

  这是什么鸟??

  关离虽然不太了解鸟类,可是乌鸦麻雀燕子海鸥,之类常见的鸟,她还是见过的。

  这种遍体通黑,翅膀上却有几根鲜艳亮色羽毛,而且鸟嘴十分尖利的东西,是个什么品种?

  她微微蹙眉,该不会是谁家里养的宠物?这就尴尬了,万一主人家找来,发现自己把他的心爱的宠物给打死了,岂不是要让她赔钱?

  关离觉得自己犯错,为了消灭犯罪证据,她决定立刻把这只鸟,烤了吃掉。烤鸟肉,嗯,听着就觉得不错,加点孜然,加点辣椒面。

  前提是,这只鸟的肉不酸。

  到底是个新品种,关离之前没见过,也不敢冒冒然然将它处理。

  正提着鸟翅膀犹豫,黑青推门进来。“阿离,你在干什么呢?”

  关离转过身,对黑青笑笑。“逮着一只长相有点奇怪的鸟,正想着怎么吃。”

  “这还用想,当然是烤了吃。”以前他在海岛上的时候,就会逮了海鸥烤着吃,倒不是因为海鸥的肉有多好吃,相反,它的肉酸酸的,筋又很硬。

  之所以老是抓海鸥吃,是因为他阿爹告诫他,海鸥是海神的宠物,不可以得罪。但是这些没人管教的海鸥,有时候张狂的不行,飞到岛上来,经常在他头顶上拉屎。

  黑青岂是能够忍受这种侮辱的人,所以心情一不好,就拿着弹弓射海鸥。久而久之,那一片海鸥大概都得了消息,知道这个岛上不好,所以很少来,或者说再也不敢在这他头顶上拉屎。

  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但是这种鸟没见过,也不知道能不能吃?”心里想的声音虽然叫着想吃,可敢不敢吃,还得先看看这东西是不是能吃的范畴。

  黑青一听没见过,便走过去,好奇探看。他看到那一身乌黑的羽毛先是一愣,然后狐疑拿过来,仔细看了看。

  忽然,大惊失色,将那只鸟摔在地上。关离只见他匆匆跑到井边,提起一大桶水。还不等关离反应过来,就被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。

  “怎么样,你还好吧?”黑青紧张看着关离问道。

  关离无语望着他,眼神冷得不能再冷。“你觉得呢?!”

  黑青这种愚蠢的举动,让她瞬间想起当年,被他欺骗掉落大海的时候。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落到那个地步,谁知道隔了几年,再一次,因为他成为落汤鸡。

  关离觉得,上辈子自己这么对付过他不成,不然这辈子一而在再而三的被他如此虐待。

  黑青十分严肃,“这可不是跟你开玩笑,这种鸟不是我们这里有的,它叫做冠林,身体天生带毒,尤其是羽毛,简直跟鸠一样恐怖。我这也是迫不得已,才给你浇了一头凉水。”

  关离一听这才紧张起来,仔细查看自己的双手,不知是不是内心的话吓住,竟然觉得双手开始发痒。不自觉的挠了又挠,“你不是在耍我吧,我可告诉你,我现在经不得吓。”

  “姑奶奶,这个时候哪里还敢吓你,这个鸟我们这里从来没有,我也是偶然,在一个商船上看到海商带回来。那人跟我说,这只鸟虽然羽毛有毒,可是也可以入药,所以他才从当地买回来。”

  他当时见到这只鸟被关在鸟笼子里,黑漆漆双眼十分犀利,死死盯着他,一看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,不是好惹的。

  所以,这才一眼就能认出来。

  “怎么办?我感觉自己越来越痒了。”关离不断挠着自己的双手,始终觉得浑身难受。

  “你不要挠了,你再挠,我也觉得痒。”黑青被她说的浑身痒痒,不自觉抬起手,开始挠痒痒。

  纱姑娘跟蒲先生,前后脚回到院子。就看到关离跟黑青两个人,像猴子一样,各自挠痒痒。

  “你们俩这是在干什么?”小姑娘露出一个嫌弃的眼神,你们还能再更蠢一点吗?

  两人看到蒲先生,兴奋的跨过花坛跑过去。“先生救命,你快看我们是不是中毒了。”

  关离的双手,已经被挠的满是爪子痕迹。要不是怕毁容,她现在已经去挠脸。

  蒲先生对两人的状态也是一阵惊讶,拉过关离的手仔细瞧了瞧,又把脉一番。把完脉,眉头紧蹙,又对着黑青仔细检查一番。

  见蒲先生神情凝重,两人越发慌乱。

  “你俩刚刚碰了什么东西?”蒲先生狐疑问两人。

  两人异口同声指着地上,一只死去的黑鸟道“就是它,这鸟有毒。”

  纱姑娘顺着目光望过去,看到一只从没见过的鸟。“这鸟有毒?”

  黑青立刻点头,对着纱姑娘大吐苦水,不断跟她描述,这种叫冠林的鸟,到底是个什么来历。

  有多夸张,说多夸张,就差抱着纱姑娘撒娇。

  蒲先生穿过开两人,走到鸟的边上。黑青刚要叫他不要碰,却见蒲先生从鸟的旁边,用树枝挑起一只黑色的虫子。

  他站起来,看了看树,才转身对两人道“这种毛毛虫,也没什么毒,就是一碰,会浑身痒痒。你俩刚才是不是,皮肤接触到这种虫子?”

  关离这么一想,八成是这该死的鸟被射下来的时候,身上有这虫子,然后她一不小心碰到,想死他了,还真以为自己中毒。

  关离看向黑青,眼里就两个字,混蛋。

  黑青不好意思撇过头,发痒的手,只觉得尴尬万分。“那什么,蒲先生给开点药,止止痒。”

  关离也难受,两眼水汪汪,看着蒲先生。

  蒲先生打开药箱,从里面翻出一个蓝色的陶瓷盒,盒子里露出青色的药膏。“一点点就行,马上就能止痒。”

  关离毫不犹豫,用手指挖了一小点出来。在双手涂抹之后,有一种淡淡的凉意,跟清香扑面而来。她忍不住抬起双手,闻了又闻。

  有一丝薄荷的清凉,还有一丝青草的香气。令人闻之浑身舒畅,不自觉,心情都好了许多。

  “先生,这是什么药膏,能给我点不?”黑青想起自己上次被蚊子叮咬的难受,要是下次再被蚊子叮,就用这东西涂一涂,感觉十分之好。

  关离听到他开口,自己也忍不住追要。

  谁知往日大方的蒲先生,却轻轻盖上盖子,将药收回药箱。“等以后吧,我现在手边只有这一瓶,防蚊虫叮咬全靠它。”

  这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他们了,两人丧气,可也只能等下次了。

  “对了,先生,你快看看,这年你认识不?”关离转念想起,还是让蒲先生看看这东西到底是有没有毒,要是没有毒,自己立马烤了吃。

  蒲先生蹲下身,对着那只鸟仔细一看,发现它的羽毛确实有些诡异。但他也没有见过这种鸟,对于这种鸟的羽毛是否有毒并无把握。

  “这鸟我干脆带回去查看查看,试一试就知道有没有毒。”

  关离听说不能吃,有些失望,狠狠瞪一眼黑鸟,嘟囔道“算你走运。”

  死去的黑鸟瞪着双眼,显然是死不瞑目。

  纱姑娘对她幼稚的行为摇摇头,起身问“你在这里,谁在照顾殿下?”她记得观宇一大早就有事出门,家里此时只有阿离。

  关离这次后知后觉,大惊失色,往梁融房里跑去。真是欲哭无泪,因为一只臭鸟,居然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记。

  关离回到房里,药已经凉了。无可奈何,她只能再去重新煎药,希望梁融并没有因此而耽误治疗。

  蒲先生看着关离焦躁不安的身影,微微摇头,小姑娘的路还长的很。

  夜里,关离实在熬不住,趴在床边睡去。等他一睡着,梁融便睁开双眼,轻轻抚摸她的脸颊,将她抱到床上睡下。

  观宇已经等在门外,见他出来,小心翼翼掩护他,送他到了不远处的一处宅院。

  蒲先生已经在那里等候,见到梁融,点头示意。

  “先生不必多礼,药制作的如何?”梁融摘下披风,仔细看着桌面上的药罐。

  “殿下请看。”蒲先生指着不远处笼子里几只小动物,里面的兔子,小狗小猫,都活得好好的。

  “它们都吃过解药了?”梁融内心欣喜,唇角不自觉上扬。想不到蒲先生的话,真的兑现。

  “是啊,殿下。奴才在这里观察了几日,他们自从服下解药,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。”观宇可是时时刻刻盯着这几个家小家伙,丝毫不敢眨眼。

  连它们吃饭睡觉,打个哈欠,都紧张不已。好在三天时间过去,他们并没有任何异常,按照蒲先生的嘱咐,只要能度过三天,就证明这个药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“既然如此,劳烦先生加快速度把药做出来。”这件事一定要进行的十分隐秘,少不得要让蒲先生多番劳累。

  “殿下放心,蒲某已经着手准备。”就算承王不吩咐,得到测试结果的蒲先生,已经开始着手做解药。

  事情早日办成,他就早一日安心。

  梁融微微点头,对于打赢这场仗又多了几分把握。他环视一圈这屋子,发现一只黑色的鸟。他心中产生疑惑,走过去看见这只鸟一动不动。“这鸟是死了吗?”

  蒲先生看一眼黑鸟,失声笑道“殿下有所不知,这鸟不是测试死的,乃是阿离今日午时,在家中院子打死的。”

  “她说这鸟很凶,把嘴都伸到你的药汤里。阿离气不过,一镖打死它。黑青说这是海商从海外带来的,我们这里没有,叫做冠林,他说这种鸟的羽毛有毒。”

  梁融闻言,好奇多看几眼,这一看,心里便有些骇然。“这只鸟本王曾经见过。”

  “殿下在何处见过?”蒲先生略微差异,黑青分明说,这种鸟只有那个海商带回来一对。

  黑青当时还特意四处打探过,有个红头发的洋和尚告诉他,这种鸟在他们当地也是比较危险,当地人很少接近。

  所以除了黑青见到的那一对冠林鸟,整个南海再也找不出第二对。

  “他有没有说,是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鸟?”梁融神情紧张肃穆,似乎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。

  气氛一时有些紧张,蒲先生也被他的样子惊住。“王爷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?”观宇忍不住插话问。

  梁融不说话,等待蒲先生的回答,蒲先生稍微愣一下,回忆道“我听他的意思,有好些年了,大概在十二三岁左右,可能是在七、八年前。”

  按照黑青的年纪推算,也就是那几年的时间。

  梁融听到这话,双眼危险眯了一下。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种,我在汾王府上见过。”

  那时候他也不过十二、三岁的年纪,母妃刚刚过去不久,他跟太监一起去汾王府宣旨,主要是听说汾王府上,养的有西域来的珍禽猛兽。

  在皇宫里困的难受,所以想出去散散心,正好找了这个机会,去见识见识汾王府的园子。

  听说汾王最擅此道,不仅喜欢养一些奇怪的珍禽异兽,还喜欢摆弄花草,家里有一座大大的园子,有很多他亲手种植的名贵花草。

  汾王在前厅招待小太监,还有一同前来拜访的几个大人,抽不开身,便找了下人陪他去。

  谁知下人走到一半,被人叫走。他糊里糊涂就到园子里,然后,看到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黑鸟。

  当时很奇怪,那里就只有这一个鸟笼,那鸟浑身发黑,维有翅膀上几根彩色的羽毛。更奇怪的是,这只鸟看见他来,既不叫也不慌,而是双眼死死盯着他。

  梁融因为这鸟的眼神生气,不过是个扁毛畜生,也敢对他怒目而视。他胆大走过去,像要收拾这只鸟。

  那只鸟双眼露出诡异的光芒,一动不动,等待他的靠近,似乎隐隐有些期待。梁融慢慢伸出手,想去触摸那只鸟,距离鸟笼差的不过一个手指的距离,下人的声音立刻将他喊住。

  “我的殿下,您真是胆大妄为,没有被这鸟伤到吧?”下人焦急冲过来,仔细看他,发现他身上没有伤口,才大舒一口气。

  梁融见他如此紧张,有些古怪道“你怕什么,不过是只扁毛畜生。”

  “哎哟,我的殿下。这东西可不比咱大越的鸟,别看这小东西,体型不大,浑身是毒。”

  下人依旧不放心,拉着梁融殿下走开几步,距离鸟笼远远的,才安心道“奴才可不是骗您,这鸟是从海外来的,上次有个下人不懂事,触怒了它,被它轻轻一啄,命就没了。”

  “这么毒?”梁融并不太相信他的说辞,觉得这鸟八成十汾王心爱之物,这奴才是怕他伤害小鸟,不好向汾王交代。

  梁融当时疑惑,不过是一只又黑又丑的鸟,有什么可珍贵的。

  下人可不管他怎么想,生怕小主子出事,拉着他离开这地方。

  边走边跟他描述,这鸟浑身上下都是毒,有多么多么恐怖,有专人饲养,一般人谁敢靠近。

  梁融后来又被其他的奇珍异兽吸引目光,忘了这鸟。可这样狠毒的眼神,始终印在他的脑海。

  “这么说来,这鸟难道跟汾王有渊源?”照现在的情形看,这鸟指不定就是当年那只。

  梁融却摇摇头,“听说这种鸟的寿命最长不过八年,如今过去这么久,必然不是当初那只。但...”

  他微微停顿,思索一下。转头,对同样陷入深思的蒲先生道“先生可检测过这鸟?”

  “还没有来得及。”蒲先生的心思并没有放在这只鸟上,以为不过是个小插曲。但此刻听到梁融的描述,心中却有不好的预感。

  “劳烦先生检测一下这鸟,这种时候,我不希望还有什么意外。”越是紧张时刻,越是惧怕未知的意外。

  蒲先生点头应允,又跟梁融细细聊了一番,才送他离去。

  回到屋子里,蒲先生就立刻开始着手,对这鸟的浑身上下做测试。

  天色将亮时,蒲先生终于得到测试结果。但这个结果却让他内心惶惶不安,看着死去的兔子,他将屋里所有的东西收好,锁了大门匆匆离去。

  蒲先生在黎明的早晨行色匆匆,也顾不得时辰尚早,旁人还没有起床,径直跑到何家。最后起步路,他狂奔过去,大力敲门。

  半响,才传来开门声,一个睡眼惺忪的年轻下人,带着起床气问道“您找哪位?”

  蒲先生十分着急,也顾不得下人,口吻不太好,“万先生可还在?”

  那下人听到万先生,这才抬眼看清楚面前的人,惊慌行礼“原来是蒲先生,实在对不住,万先生几日前,就跟着我家少主人一起,护送我家主人的遗体回老家去了。”

  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ss.cc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s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