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乐尊传 > 第三十九章:咸阳城中的初级病毒

第三十九章:咸阳城中的初级病毒

小说:乐尊传作者:泥土里的幸福字数:4746更新时间 : 2018-08-10 21:37:42
  他们走到城市的时候,太子府上的人立刻发现了他们的身影。信息层层叠叠地向上汇报,最终汇聚于当初的花千山手中。他是智囊,处理着这些事情。

  “乐无忧,呵呵呵!”

  他拿着手上的那则消息,脸上带着阴测测的笑容。他的双手捏着这则信息,右手往后用力,左手往前用力,刺啦一声,这张纸被他撕成了两半。刺啦一声,四半,刺啦刺啦刺啦,这则信息消失了……

  他站了起来:“从来没有人能够忽视我的存在,从来没有。”

 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声,越来越愤怒:“从来没有!!!没有!!!”

  他重新坐了下来,取出了一个有着红色边框的纸。他慢慢地,一字一字地在上面写着:“乐无忧,违法秦律第八十五条,焚毁民居一间,抓捕归案。”

  他当然是有着这个能力瞒过太子府上的所有人的。他将这一个命令传遍了整个咸阳城。当然,这些命令不会让咸阳城中的真正权贵人士知道的。所以,前来抓捕乐无忧的只是筑基期的捕快。

  此时,乐无忧和恒琪走在一个集市当中。

  “让一让,让一让。”捕快推动着人群,慢慢地朝着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他们总共五个人,身着秦吏的服装,腰佩大宝剑。只是五个凝气的捕快就将这一片集市清场了,除了这些捕快实在惹不起的人。

  乐无忧和恒琪站着不动,像是被吓到,一动不动。

  领头的捕快从怀中拿出一张纸,对比了一下两个人的样貌。突然抽出大宝剑,大喝一声:“这两个人都是焚烧民居的逃犯,抓住他们!”

  乐无忧不解地问着他们:“我们并没有焚烧任何民居。你们这是?”

  “没有?”领头的捕快不屑地望着乐无忧,在他的眼中,乐无忧不过一凡人而已,相比来说,他旁边的女人倒是肤白貌美,有点儿气质。虽然比不上权势的富家女儿,但对于他们来说,这算是他们见到的比较漂亮的女人了。

  他将这张通缉令拍在乐无忧的脸上。乐无忧并没有生气。他将捕快的手掰开,拿起了这张通缉令。上面有着较为隐晦的两个人的容貌,以及罪行。

  “你知道,这上面所说的民居在哪儿吗?”乐无忧耐心地问着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?”为首的捕快不耐烦地说着,“我只是一个执行命令的捕快而已,我若知道,我就是官员了。去和我们面见公堂。”

  乐无忧和恒琪被他们带往了最近的衙门。在公堂上,乐无忧和恒琪一句话都没有说,他们就已经被定性为犯人,贬为奴籍。而这一段定性过程只用了三分钟,三分钟前,他们两个是两个普通人,三分钟后,他们强行被贬成了奴籍。

  恒琪哇地一声哭了出来,她对于奴隶的生活有着先天的恐惧。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已经是结丹强者,对于结丹修士来说,这一点根本就不是罪行。

  乐无忧看着坐在上首的县令,平静地说着:“你是某些有心人派来的吧。你知道我的身份吗?”

  “不过一庶民罢了。”

  乐无忧扔出了一个令牌:“现在呢,你敢不下跪吗?”

  县令匆匆地瞥了一眼,他当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枚令牌所代表的含义——太子府侍卫。这种大人物可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,但他更惹不起那个让他做事的人。他假装没看见这枚令牌,大喝一声:“大胆狂徒,妄想用一个虚假的令牌欺骗本官,其罪当斩。”

  地上的令牌飞到了乐无忧的手中。乐无忧低头看着这枚令牌,轻声地说着:“听听,他说你是假的。他这是在诋毁整个帝国呢!”

  坐在太子府上的为首的老人神色蓦地一变,因为太子发下去的令牌开始发出了一道气息,有人遇到了反对帝国的人。嬴政当然也感受到了这股气息,但他并不在意。只有一种情况能让这些令牌发挥作用,那就是身为帝国的子民不承认令牌持有人的身份的时候。你不承认,即意味着你不承认这个帝国。

  令牌化作了一道光,吸收了台上县令的令牌。没有了这枚令牌,他不再是县令,从这一刻,他便是庶民。庶民是没有资格坐在上面的位置上的,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推出这个衙门。

  为首的捕快迅速跪了下来,扇自己的耳光:“大人饶命,小人有眼不识泰山,得罪了大人您。大人饶命,大人饶命。”

  站在衙门前的前县令惊恐地看着自己的下属们站在他的身后,他们面带笑容,彼此和煦地健谈着。

  “他的大女儿归我。”

  “那对双胞胎归我。”

  “我要他的所有钱财。”

  “我要他的房产。”

  “我拿少了。你应该分一点给我。”

  “我也没有拿多少,我要的都是女人。”

  “呵呵!”

  县令吐了一口血,他知道自己的命运了。公然反对大秦帝国的制度,当以叛国罪论处,妻子儿女全被贬为最低贱最低贱的奴隶,而且,他家族里的女子不可能被恒琪曾经所在的机构接受,要么被人买走,要么直接发配到偏远的军营里。他的下属们不会让他一辈子平平稳稳地过下去的。

  “你知道吗?”县尉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他当初也找过我,但被我直接拒绝了。那个人代表的是太子府的其中一股势力,他的权势确实很大,但他的实力不过凝气而已,我一只手都能够捏死他,我为什么要怕他呢?你又为什么要怕他呢?”

  “放心,我们会帮你,好,好,照顾你的妻子儿女的。”

  “强抢民女的事,你的儿子做得很好。”

  “更好的是,你的儿子被我的儿子弄成了阉人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乐无忧慢慢地从衙门里走了出来,代表着自己身份的令牌被他拿在手中,随意地把玩着。他们两个也听见了这些话语,乐无忧不发一言,恒琪同情地看着双手撑地趴在地上的前县令,她紧紧抓住乐无忧的手臂,艰难地移过视线。其他的官员们对乐无忧微笑致意着,双方属于不同的体系,没必要见面即是行礼。

  “如果我们两个真的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,你觉得他会怎么做呢?”

  “随便找个理由把我杀了,然后把你收入帐中,或者沦为丫鬟。”

  “既然活着本就不易,一味的善良只能葬送自己的性命。”

  地上的前县令满嘴鲜血,朝着乐无忧大声地吼着:“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我的?只要你……”

  乐无忧打断了他的话:“花千山呗。”

  “一个凝气期的跳梁小丑罢了。”

  乐无忧带着恒琪越走越远。

  “他不会放过你的,他不会放过你的,他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在一声声地重复过程中,他发了疯,“哈哈哈,他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  县尉满不在乎地说着:“我们也不会放过你的。仔细想想,他大概给了一点儿威胁吧,也就只有你,才能够让他威胁了吧。哈哈哈!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乐无忧离开了,他的那张通缉令却不会因为这个县令的倒台而撤销。这张通缉令是太子府发下的,底下的大小官员们当然将完成这个任务当成第一要务。

  乐无忧正走进了树林,一个结丹期的捕快便接下来了这个任务,追捕他们来了。他当然不可能在之前那个小小的县里面停留,所以,他并不知道那里发生的事情。

  乐无忧低着头,对着恒琪说道:“你知道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吗?”

  恒琪当然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  乐无忧宠溺地摸了摸恒琪的头:“我要教你该如何逃亡,在绝境中逃亡。从今天以后,我们两个只有筑基后期的实力,直到夫妻双双把家还。”

  “后面肯定有人追我们的,结丹是咸阳的中高端战力,所以,接下来追捕我们的只有筑基后期以及结丹初期的敌人。”

  “第一步,找一颗大树。就我们旁边的这棵大树,用自己的灵气在树上挖一个大洞,掏空它。”

  恒琪照着乐无忧的举动做着,她只能使用筑基后期的灵力。

  “吃几口树屑,将地上的所有树屑扔进洞中。”

  乐无忧点燃了布置好的烹饪篝火,在篝火旁放置两副碗筷以及一些还未做完的食物。他一步一步地倒退走到树旁边,清理一切脚步的痕迹,抱着恒琪钻进树洞中。

  在灵力的作用下,树屑慢慢地恢复成它原先的模样。那个被挖出来的巨大洞口被填补上了,这些树屑如同时光回溯一般地变成树皮。

  “闭上眼睛,感受着躺在自己肚子里的树木的气息,感受着自然的冷漠与无情。”

  一段时间后,恒琪睁开了眼睛,不解地看着乐无忧。她感受不到自然的气息:“什么是自然?”

  乐无忧耐心地和她解释着:“我所说的自然便是这个世界。灵气,树木,石头,流水便是这个自然的一部分组成。你得想象你自己便是自然,无情而又淡漠地观望着生命的一切轨迹。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你的世界中是如何解释的呢?”

  “天地将所有的生命当成最低微的蝼蚁。”

  “而我的理解是,天地不讲对错,转换着光与暗。所以,摒除你的所有关于善恶的思念,感悟着只有光与暗的世界。”

  恒琪闭着眼睛感受一会儿,复而睁开了双眼:“那颜色呢?”

  “白色能够分解成所有颜色。”

  最终,恒琪还是失败了。而后面的追兵又来了,乐无忧只能自己动手了。他吃下三口木屑,将自己的心神沉浸在树木中,沉浸在这个无情的自然中。紧靠着乐无忧的恒琪发现她感受不到乐无忧的气息了,她眼睛中分明倒映着乐无忧人类的身体,但在她的脑海中,在她的认知中,乐无忧此时成为了一颗树。她抱着树干,一同闭上了眼睛。

  两个人的身体慢慢地沉入地底,沉入树木的根系当中,凝成了一枚两个人那么大的球。

  追踪着乐无忧的捕快出现在烹饪的篝火旁,他仔仔细细地观察四周的任何风吹草动。他发动自己的灵力感知着周围的生命,除了那一颗颗大树,他发现不了任何的人类存在。但那人类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又是如此得清晰,清晰地就像他们一直藏在这里。

  “不错的隐匿术法。”

  他自言自语着,结丹初期的力量横扫着这一片小小的森林。他闭上眼睛,看见了鸟儿在树枝上啼鸣,看见了稚童在树下玩耍,看见了年轻人在树林里锻炼身体,唯独看不见通缉令上的那两个人。

  他取出了一枚小小的铜钱,做着一种奇异的舞蹈:“天灵灵,地灵灵,太上老君快显灵。他们的位置在哪里?”

  只见铜钱漂浮在空中,中央的孔洞爆发着白色的光,照射在昏暗的空中,画面中倒映着森林的景象,却浑然不见那两个通缉犯的身影。

  “哼,还躲在这个森林里。”

  他冷哼一声,一个想法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。

  他取出了自己的长剑,一剑,一剑地将所有的大树全都砍断。每一颗大树都被他切割得四分五裂,切成了整整齐齐的木材,美曰其名,替农夫们弄一些木材。

  他所不知道的是,乐无忧所走过的每一个脚步,所经过的每一处地方的土地微微地散发着光芒。这光芒一闪而逝,所有的痕迹隐蔽地进入这一片森林,融入这里的每一个树桩里,阻止着树木的生长。

  乐无忧睁开了眼睛,他的嘴角微微地笑了起来。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咸阳这个大阵的条纹。若是正常情况下,作为一个外人,他根本不可能在破坏环境后能够不引起注意。但,现在摧毁环境的是一个本地人,他做的便是,在这损坏的一小截微不足道的线段中加入自己的东西。

  十分钟后,最早被斩断的树木重新生长了起来。这些新生的树木相较于以前,更富有生命的气息。风吹动树梢,发出沙沙的响声,每一颗树像是活过来一般。

  捕快困惑地看着在感应中截然不同的树木,他感到疑惑,并未放在心上。

  咸阳的法律很严,除了确保人民安居乐业以外,另一个作用就是确保咸阳大阵的完整与修复。虽然大阵肯定存在自我修复的功能,但也架不住每一个人随意地改变地形。所以乐无忧区区一个烧毁房屋的罪名就引来了结丹期的捕快。

  一两棵树木确实没多少用,他砍断的可是上万棵树木,整整一片森林啊。相较于整颗星球,这说大也不大。但在有心人的眼里,这个破绽已经特别特别大了。

  以树桩为中心,修复的力量与毁灭的力量相对而立。为了不引起大阵的警觉,代表着毁灭的力量开始逐渐地分析这股修复的力量,然后在树冠的地方进行修改,重新编写自己的灵力以及阵法。修复的力量越来越占上风,在那一瞬间,毁灭的力量疲软了。修复的力量不假思索地冲进了这些树木。

  两股力量交织在一起,修复的力量自发地将毁灭的力量消灭。来自树冠的病毒偷偷摸摸地潜入了这一股修复力量中,帮助着修复的力量吸收着毁灭的力量。因为病毒就是由毁灭的力量组成的,所以它成长得很快。

  地面上的捕快感受到了森林的灵性正在逐渐地消失,逐渐变回原来的模样,死气沉沉,毫无灵动的感觉。他暗暗地将这件事情记下来,继续砍杀着树木。

  更多修复的能量从远方涌入这一片地区。这附近的县尉通过手中的令牌,感受到了这一现象。他们迅速地赶往这里,阻止了这个捕快的所作所为。他们只知道,如果任由这个捕快抓捕那两个犯人而导致森林第二次被严重毁坏,他们距离回家养老不远了。

  捕快不听,一群筑基期的垃圾凭什么命令他。县尉们发动自己的关系,找上了八个结丹期修士包围了这个捕快。双方爆发了一场一面倒的大战,最终以他们将结丹期修士打残告终,并且留下了一些狠话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ss.cc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s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