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九星之门 > 第三十八章血契

第三十八章血契

小说:九星之门作者:若星河灿烂字数:3051更新时间 : 2018-06-13 23:15:43
  “大哥,你醒了?”雪猿发现了起身的凌沐寒,惊喜道。

  凌沐寒刚想说话,便觉体内一阵空虚,丹田内,黑白金丹比原来缩小了几分,缓缓转动,却没有一丝丝灵力。眼前一片眩晕便要再次晕过去。

  一阵清风拂过,凌沐寒的身形止住,一枚丹药落入口中,空虚的丹田一点点充盈起来。

  “多谢公子大恩”,诸葛清风不知何时走到凌沐寒身前,跪拜了下去。

  凌沐寒服下丹药稍恢复了一下气力,站了起来,想去将诸葛清风拉起来,“道友严重了。”

  诸葛清风却是没有起身,“公子此举对清风而言已是天恩,清风此生定铭记于心。”

  “你听说过幽州吗?”凌沐寒看着那女子虚影道,“或许从那里能找到唤醒她的办法?”

  诸葛清风一颤,抬起头,双眼满是希翼的光芒,“求公子指点!”

  声音竟隐隐有哭腔,凌沐寒心里一阵触动,“我也是从一处记载中得知,幽州是这星云大陆万物生灵魂归之处,具体如何我也不是很了解,而且幽州神秘,为星云大陆七大禁地之一,以我等现在的修为怕是很难窥全其貌。”

  凌沐寒从储物戒之中拿出那枚幽州游记玉简交给诸葛清风,便叹息一声走向雪猿。

  凌沐寒一掌拍在雪猿头上,“起来,打架。”

  “吱吱,打不过打不过”,雪猿抱头抓耳挠腮,虽然能口吐人言,但是许多习性还保持着猿类的习惯。

  凌沐寒装腔作势拍了雪猿几下,其实,他还真打不过雪猿,雪猿不知有何际遇,实力比在药谷的时候暴涨。要不是在药谷之中打赢雪猿,还有这次竭力之下发动阴阳造化诀的术法“风火令”将雪猿的那道银光巨棍打飞,两次之下,不然还不能让这雪猿服气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?还有怎么会说人话了。”凌沐寒走到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去。

  “大哥,这就说来话长了,这得从你给我的丹药说起。”雪猿洋洋洒洒说了一通。大概就是他抢了一株灵药,然后体内祖血觉醒,具体怎么回事,他也不知道。

  “你叫啥啊?有名字吗?”凌沐寒倒是也不知道妖兽血脉的幸秘,便不作多问。

  “有的有的”,提起这个雪猿就兴奋起来,“我睡觉的时候,脑海中就有个声音告诉我,我叫,通天大圣!”最后一句,雪猿说得神气十足。

  凌沐寒伸手一拍雪猿的脑袋,“神气个什么劲?还通天大圣。坐下。”

  不知为何,雪猿对凌沐寒身上的气息总有些畏惧,总感觉应该对其顺从。

  “以后叫你小天”,凌沐寒没好气地道。

  雪猿倒是有些乐呵,端坐在凌沐寒面前傻笑,“听大哥的,以后我就叫小天了。”

  “你现在什么修为啊?口吐人言不是一些化形妖兽才能做到的吗?”凌沐寒有些好奇道。

  “正处于凝炼妖纹的阶段,能口吐人言是因为我的血脉传承。”雪猿小天挠挠头道。

  凝炼妖纹是四阶妖兽,一般妖兽等阶越高神智觉醒得也完全,等到妖纹凝聚完全进阶化形妖兽的时候就可以做到口吐人言。

  诸葛清风这时走到凌沐寒面前,拱手行礼,“公子,清风想要就此别过,去寻找唤醒道侣的办法,大恩大德日后再报。清风羞愧,还望公子成全。”

  凌沐寒叹息了一声,“星云大陆何其浩瀚,就算是神窍境的传说人物都不能尽窥其貌,幽州之地,遥远无比,我们又身处这星云大陆东北一角,要穿过万兽山脉,再前往中州大陆,怕是都要穷尽一生之力。此行何其渺茫。”

  诸葛清风倒是意志坚定,“清风知道此举过于缥缈,但心中执念太深,无论如何也要去寻那一丝希望。”

  凌沐寒脑海中浮现方雅柔的身影,想了想,道“也许我能帮你,也许有一天我会遨游整个星云大陆。”

  诸葛清风看着凌沐寒的眼睛,深邃而明亮,真诚没有一丝其余的杂质,想起那仿佛要碾碎世间一切的棍影下那道竭尽全力施法的身影,心中便做了一个决定,跪在凌沐寒面前。一道血光在诸葛清风眉心浮现,血光凝结成一枚古朴深奥的符文。

  “今日,我诸葛清风立下血契,此生奉公子为主,鞍前马后,赴汤蹈火,如违此誓,道消人亡,不入轮回。”诸葛清风一字一顿地道。

  那血色符文血光更亮,天地之中似有雷鸣在回响,血色符文缓缓旋转最后飘到凌沐寒眉心,印了进去。

  凌沐寒来不及阻止,那枚血色符文静静漂浮在识海之中。心念一动,凌沐寒惊呼出声,“本命血契!”

  天地有灵,可感万物,修士以契约之法立誓,天地为证,誓不可违。契约有轻重,最重为血之契约,血契之中又以本命血契最为严峻,以命为誓,舍命相托。受契者,可心念一动,决起契者生死。

  凌沐寒皱眉,“你又何须如此?虽然我有心想要你助我,但又何必起这种誓言。”

  诸葛清风知道凌沐寒言辞之间的用意,但他却甘愿为其奴仆,修士之中无情无义之人无数,凌沐寒却以命相搏,只为救一不相干的残魂。诸葛清风知道凌沐寒肯定知道施展那一道术法之后,自己会修为尽耗,毫无气力,任人宰割,但凌沐寒依旧是出手救下那一道残魂。所以诸葛清风相信,此人可托付,故誓言之中没有提及契主所需尽的义务。

  “能侍奉主人,是清风荣幸。”诸葛清风道。

  凌沐寒叹息一声,“我叫凌沐寒,你不必叫我主人,以后我们兄弟相称,如何?”

  诸葛清风却摇头,“主仆有别,主人既然不愿意,我便唤主人公子,诸葛清风承蒙公子大恩,公子唤我清风即可,不敢兄弟相称。”

  凌沐寒无奈,却不再多作言语,他不是擅长言辞的人,也没有给诸葛清风什么承诺,很多事说了没用,只有去做了才有意义。

  诸葛清风便坐到火堆旁,再次捧着那把长剑,眼神清澈了几分,喃喃道“鸾儿,等我。”

  那青影残魂不知道有没有听懂,缓缓飘动,渐渐融入那长剑之中,那长剑成了她寄存的港湾。

  诸葛清风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一坛酒,仰头大喝起来,姿势有几分豪迈轻狂,他是一名剑客,都说刀剑无情,但他却是一名用情的剑客。

  一缕缕剑意在他周身升起,凌沐寒仿佛看到一乘风而行的女子,她脚踏青鸾,鸣曲歌唱,却频频回望,深情款款。

  凌沐寒突然有些思念,思念远方的人,心有所念,便伸手一招,诸葛清风那坛酒便落入手中。

  仰头,酒入喉咙,初如甘泉清列,后如烈火熊熊燃烧。凌沐寒大吐一口气,又是猛地一口。

  “公子好酒量”,诸葛清风再次拿出好几坛酒放在地上,便仰头狂饮了起来。

  他是剑客,他狂他傲,虽为人仆,但剑心依旧,他似剑仙,欲乘风揽佳人而去,好一个风流姿态。

  雪猿小天看着一地的酒坛,心中好奇,便也拿起一坛酒,学着仰头大口喝下去。

  “嘶呼”,小天一阵抖擞,眼睛发亮,似发现了什么珍宝,猛地跳了前来,落地便一左一右抱着两坛酒猛喝起来。

  两人一猿,火光摇曳,酒坛碰在一起,“乒砰”几声酒水荡漾。

  ...

  一夜宿醉,天微明,晨曦,凉风,鸟鸣清脆。

  “滴答”,有露珠从酒坛边沿上凝落在地面上的酒坑。火堆早已燃成灰烬,山谷青翠树影婆娑。雪猿小天满脸通红地四仰八叉躺在地上,而诸葛清风则是抱着那把青鸾剑靠着石头睡着。

  凌沐寒靠在另一处石头上,脸色平和,脸角处似有几分弧度,似沉浸在梦中,梦里有往事,有故里,有佳人,有欢声,有温暖。

  一道道清香从山谷之中飘来,清香沁人心脾,有如百花之香,山谷之中,各种被斗法打乱毁去的花草,迅速长出嫩芽,生出枝叶,一片绿色,生机勃勃。

  凌沐寒和诸葛清风同时睁开眼,感受着山谷之中的异样。

  “灵髓池?”凌沐寒对诸葛清风问道。

  诸葛清风则是点了点头,“这里确实有灵髓池,当初巧合一下发现的,所以设局引温济前来。”

  凌沐寒倒是有些欣喜,“灵髓池在哪?”

  “公子,跟我走。”诸葛清风起身往山谷深处走去。

  凌沐寒跑到打呼噜的雪猿旁边,狠狠踹了几脚,“起身,走了。”然后跟上诸葛清风。

  雪猿小天一阵模糊,摇摇晃晃爬了起来,屁颠屁颠跟上。

  诸葛清风走到山谷中间,面前是一数丈大的石块。石块布满青苔,青绿色,一股浓郁的灵气从其中透出来。

  “就是这?”凌沐寒疑惑道。

  诸葛清风手掐剑诀,手一挥,一道剑光横向切过石块,石块被出一整个石台,石台光滑平整。一个半丈宽的水池出现在几人眼中。

  水池溢出石台往四处漫延,升起一层层云雾,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,凌沐寒感觉体内修为都松动了几分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ss.cc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s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