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被穿越的境界线 > 第四十七章 此世全部之恶

第四十七章 此世全部之恶

小说:被穿越的境界线作者:刹那辉煌字数:3566更新时间 : 2018-06-13 23:17:00
  在很久之前,穆修就有了一个关于自身晋升四阶高级的大概思路。而且如果顺利的话,那也许还会成为他突破到圣人境界的重要基石。

  ——而之所以会有那样的想法,是因为他在之前的某次经历之中,获得了“此世全部之恶”的概念。

  那东西的实体是无穷无尽的黑色恶意,是诅咒的黑泥凝缩,物质化后的无尽混乱魔力。

  而本质则是恶之象征,承认所有六十亿之恶的概念,人世间恶之总合。

  波斯神话以其二元性称着,它总是表现宇宙间相互对立的力量,比如善与恶,光明与黑暗。在善恶二元论的世界中,恶的存在只有安哥拉·曼纽。

  ——祂即是、此世全部之恶。

  但是正因为既然祂是恶,那么世界上的任何人或生灵,都不可能是善以外的任何存在了。单纯的从结果而论,就是恶神的存在将其他所有人从「恶」之中拯救了出来。

  因为祂一个人就是此世全部的恶了,所以不管其他人怎么样,都不可能是另外的恶。

  明明是究极的恶之魔神,却讽刺的仅仅因为自身的存在,就完成了将所有人从恶之中拯救出来的伟业与功绩。身为恶魔却是圣者,就是这样的立场。

  而穆修的起源是「虚无」,前身甚至是组成了某个大圆太极的两仪之一。两仪即阴和阳,这样的区分是因为如此包含最多的事物。

  所以他明白,如果能够将两种完全对立的力量包容起来的话,二元对立的两者合而为一,必然会攀登至更进一步的巅峰。

  毕竟都说“太极生两仪”,那么两仪归一自然也能够重新演化为太极。

  而现在,就是这股物极则变的恐怖力量得以昭显的时刻了——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已经完成了,算是相当的顺利……看样子,这个世界的抑止力本身就被她压制到了最弱的那个限度……”

  穆修来到现场,他先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天空之中的巨大十字架的无尽光辉,然后才低下头来看了一眼桂雏菊,异常平静的说道。

  “不过也是,如果世界的修正力真的达到最盛之时的话,我们这样的存在估计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世间。”

  尽管说着这样的话,但那真的是非常冷漠的神色,似乎哪怕是人类毁灭、世界消失无踪,他都完全不关心。

  “……我不是太明白那种事情啦,但是你、你……穆修同学,你现在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银发赤瞳的少女慢慢的恢复到了一个正常人类应该有的外表,天使特有的标志性的轮环消失不见,身后巨大的单翼也逐渐缩小折叠。

  实战的确是最快的成长方式,对于掌握已有力量也是最好的锻炼,在痛快淋漓的开了一场以一敌万的无双之后,她对于自身的力量的掌握提升了不少。

  ——至少不会再觉得那完全就不是自己的东西了。

  但是在这个时候,桂雏菊却一点儿都不在意这样的事情,她只是皱着眉头,相当担忧的看着眼前的穆修。

  对方似乎是成功了之后便立刻就赶过来了的,所以刚才的时候气息还稍微有些混乱。但是现在却已经彻底的平静了下来,没有丝毫的气息外泄了。

  至少刚才流露出的混乱与邪恶的黑暗气息在此刻的他的身上,似乎根本就不存在。有的只是稳定的平衡,契合到甚至挑不出一丝一毫的违和,气形质浑然一体不分彼此。

  并非是纯粹的“善”,也不是绝对的“恶”。

  即像是圣人,又像是罪人。

  少年的眼眸中有如一潭死水般,没有任何波澜,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波动。涵盖了喜怒哀乐所有情绪,但最深层部分却隐藏着明显与人类情感相异、极为平淡的表情。

  那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宛若死了一般的安静,似乎理所当然的就应该如此。

  这让桂雏菊在瞬间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一阵不妙,但却并非是什么针对自己的危险,同样也正因为如此,所以她才感觉到了一丝……恐惧。

  “正常变化而已,说实话我觉得我现在特别理智,似乎是情感的部分被压抑住了,又或者是神性的部分被无限放大了……”

  穆修淡然的说道,冷静的诉说着自己现在的感受。

  仿佛到达了终点一般,他很轻松的接受了这样的感觉,现在的他,不会感觉到悲伤,也不会感觉到高兴,整个人无悲无喜。

  在对“此世全部之恶”完成彻底的同化融合之后,仿若本就是同源的两者重新融成一体,他便进入了当前的这一种古怪的状态之中——

  然后觉得,只是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变了。

  仿佛任何事情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,任何人都是无关紧要的。所谓的情绪波动,不管是喜悦、悲伤、激动、兴奋的体验,都似乎在一瞬间远去,成为了遥远的回忆。

  这种感觉相当奇妙,但是也相当危险。

  现在的穆修其实相比起之前,除了表现出来的态度变得冷淡了许多之外,其实一切的行事风格都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,但是实际上却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人因情感而行动。

  举例而言,很多时候人是因为喜欢或者讨厌的情绪才行动起来的,才会做出种种选择。

  但是此刻的穆修并不是,他是根据自己的记忆和知识来判断,并且以过往的习惯作为依据的。他不是因为喜欢而想要去做什么事情,因为讨厌而拒绝去做什么事情。

  而是根据自己的记忆和知识,还有过去的习惯来判断,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,应该拒绝什么,然后根据得出来的判断结论而行动。

  ——简而言之,也就是现在的他在扮演之前的“自己”。

  所以表面上来看,尽管一切的行事风格都没有改变,但是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“……怎么会这样的啊,那不是在——开玩笑吗?”

  桂雏菊感觉有些无法接受的用力摇头,对方一下子变得如此陌生,她不敢置信也不能接受。

  “这是一种特别的状态,而并非恒定的常态……”

  穆修淡然的瞥了她一眼,然后依然以那种平静到让人害怕的语气解释说道。

  “虽然说这种状态下消耗的不是能量也不是精神力,只要世间还有「恶」的存在,就能够自动化作维持我这种状态的「燃料」……想要一直维持下去也很简单。”

  毫无疑问,这是永动机——

  因为这个世界是不可能没有恶的存在的,就如同地藏王菩萨发下大宏愿,要度一切众生。“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”,结果祂就真的一直都只是菩萨了。

  “但是在进入这个状态之前,我就有考虑过这样的可能性,所以给自己定下的规则就是如果没有必要的话,三十分钟后这种状态就会解除。”

  虽然说这种自我约束没有什么实际上的约束力,就是一个想法,随时都能够改变。

  但偏偏对于现在这种状态下的穆修来说,就已经足够了。因为他有改变的能力,也可以一直维持这样的状态,但这样的状态下的他,没有足够的主观意愿。

  什么都不感兴趣,什么都不关心,自然也就没有想要让“自己”一直持续存在下去的想法。

  通过经验和记忆做出了判断之后,他就会去做应该做的事情……哪怕是现在他同样觉得恢复不恢复都毫无意义,但是他却不会改变早就决定下来的事情。

  “所以,三十分钟后「我」就会恢复你认为的那种正常了,雏菊同学。”

  打量着四周的这个空旷巨大平面,穆修安安静静的说道,然后他转过头去,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个少女。

  “……真、真的吗。”

  桂雏菊微微愣了一下,然后紧绷的肩膀松弛了下来,但是她的脸上还带着一丝丝的怀疑。

  穆修却没有回答的兴趣,下一刻,他伸出了一根修长有力的食指。

  “——表与里的境界!”

  指尖带起了一抹清色的光亮,在这骤然亮起的光辉之中,一道宏大的结界猛然张开,将反应不过来的两个少女同时笼罩进去。

  隐晦的气息虚无缥缈,令人心悸,于时空的深处轻轻地拨动法则,不可视的境界线被玩弄于掌指之间。

  紧接着,辉光完全散去。「外表」和「内在」互换的两个少女,在“表与里的境界”的笼罩之下,迅速的回复了原来的面貌。

  桂雏菊若有所觉的样子,低下头去看了看自己纤细白皙的手掌,但是却又马上反应过来,歪着脑袋拨了一缕长发到眼前细细察看。

  换回来了?意识到这个事实的瞬间,她顿时就是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  而另一边的艾米莉亚虽然依然感觉到一头雾水,但是在这件事上也是非常利落的确认了自己是否变回了原来的身体。

  “我要准备动手了,接下来这里——也就是我的心象世界将会晋升到真实,化作与我同在的神国,那些人的灵魂也将被接引进来……”

  浑然不在意正在检查着自身的少女们,穆修只是按照预先设定的程式一般,冷静的说道。

  “——做好准备了吗?”

  粉发少女抬起头来,眼神一凛。

  “喂,给我等等……话说回来,你、你打算怎么处置我们?”这个时候,艾米莉亚却是咬紧牙关说道。

  她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,回老家散心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,偏偏自己似乎还是最特殊的那个,仿佛是天选的救世主,命中注定的英雄。

    但是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了,在她根本就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,来自神明的审判就接二连三的落下。一切都是如此的仓促,她甚至就连心理准备都没能够做好。

  过去的观念与正在发生的事情互相冲突,出身是朴素的农家少女,接受过教会的神学教育,艾米莉亚自然会觉得教会与“天使”的行为都是错误的,是倒行逆施之举。

  就像是做了错事的人不但没有想过如何补偿,却坚持要一错再错,甚至想着只要将被他们损害了利益的当事人反过来杀害,就能够将整件事掩盖过去。

  然而来自神明的审判也让她无法接受,毕竟涉及的范围可是安特·伊苏拉过去与现在的所有人,数以十亿。按照母亲莱拉的说法,那就是除了恶魔,谁都逃不掉。

  尽管已经讨厌作为勇者被安排好的命运,但是她的确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,所以在纠结之中,还是拿起了武器跟上了这一次的军团行动。

  但是,艾米莉亚的心的确是在摇摆不定,她不明白什么才是正确的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为谁而战——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ss.cc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s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