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红楼之庶子风流 > 第四百四十六章 死而瞑目

第四百四十六章 死而瞑目

小说:红楼之庶子风流作者:屋外风吹凉字数:3251更新时间 : 2018-08-08 07:00:00
    “哈哈哈!”

  “啊哈哈哈!”

  盐政衙门中堂上,幽姨先是充满怨毒恨意的怒吼一声,而后不知想到了什么,就开始发出恐怖的笑声。

  由低往高。

  贾琮目光清冷的看着她,心中却止不住的震动。

  自孔传祯和宋岩对他另眼相待起,他就揣测缘由。

  排除贾家的因果后,便只有他从未蒙面的花魁生母。

  可是,贾琮后来想过法子各方打探,也打听不出什么名堂来。

  好像他那母亲的消息,似乎被人刻意抹除了一般。

  连当初他出生的那座小院,如今都无影无踪,被人移为平地,变成了一座酒楼客栈的一部分。

  至于当年服侍过他母亲的仆人,更是连打听之处都难寻。

  只能打听到,他生母的确是一方花魁,因失宠,在生下他之后,郁郁而终。

  他则被人抱回了贾府,说是遵贾代善遗民……

  可是当年抱他回府的人,竟也找不到了。

  一切毫无头绪。

  贾琮原本都已经放弃了对他生母消息的探究,却没想到,今日竟从这妖妇口中,看到了一点希望。

  他控制住自己的心境,看着幽姨淡淡道:“你认错人了吧?”

  那幽姨状若疯魔,声音干涩沙哑的大声笑道:“你与那贱人长的一模一样,老身岂会认错?好,好啊!你是那贱人的儿子,你爹必然是……嘿嘿嘿!你如今却成了天子鹰犬,哈哈哈!”

  这语无伦次之言中,透出的点点消息,却已经令人心惊肉跳。

  沈浪深吸一口气后,抱拳道:“大人,卑职先将这几人押下去审问。”

  贾琮看了他一眼后,点了点头,见沈浪面带忧色,便道:“这些都是自己兄弟,不用担心什么。如果我连他们都信不过,这世上也不知还能信谁。”

  那二十亲兵个个面容骇然,或独眼、或穿面、或削鼻,恍若地狱中走出来的鬼兵。

  他们听闻此言后,纷纷红着眼看着贾琮,面色激动。

  见他们似想表态,贾琮温和一笑,道:“下去吧,替我守好家。”

  沈浪便带着他们,押着面色灰败的僧道儒三人下去。

  毫无疑问,下去之后,这三人会被立即处死。

  幽姨看到这一幕,嘎嘎笑道:“你果然是那人的儿子,你果然是那贱人的儿子,你不愧是他们的血脉,收买人心简直是一脉相承,哈哈,好啊!好啊!”

  贾琮目光清冷的看着这老妇,道:“你是我父母的仇人?家父荣国府一等神威将军贾赦,你与他有仇?”

  幽姨也不知是在想什么,原本灰败绝望的眼睛,此刻充满了疯狂的神采,她双手双脚的手筋脚筋都被挑断,痛楚无比,可她却好似丝毫不觉。

  亲兵退下后,只能像狗一样瘫软在地,也根本不觉凄惨,只看着贾琮那张脸,大笑不止,不断念叨着:“像,真像,真像啊!你和那贱人长的一模一样……”

  一旁展鹏一脸懵然的看看贾琮,又看看幽姨,不解道:“大人,这疯婆子在说什么?她在骂你?”

  贾琮没有理会,看着幽姨问道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  幽姨笑的愈发得意疯狂,也愈发刺耳,她根本不答,反而尖声叫道:“听说崇康狗皇帝把刘成圈禁成了废人,快要圈死他了对不对?惨啊!哈哈哈!崇康狗皇帝一定不会放过他,一定不会放过他的!

  刘成做梦也想不到,当年动手的是哪个,啊哈哈哈……

  崇康狗皇帝也不会放过刘成那些手下的,当初,就是这些狗贼围杀我圣教……你是崇康狗皇帝的鹰犬爪牙,必然是你来动手,对不对?想那个贱人当初处心积虑害我圣教,如今……哈哈,谁能想到,如今他们的儿子却会为我圣教报仇……

  报应啊!报应啊!圣母明王保佑,报应啊!

  那个贱人的儿子,居然会是崇康狗皇帝的鹰犬……哈哈哈!”

  贾琮面色阴冷站在那里,却没有看陷入莫名狂喜中的幽姨,而是看着自后堂一步步走来的叶清。

  叶清面色苍白,往日里明媚的大眼睛中满是凝重肃煞之色。

  贾琮眯起眼睛,看着她问道:“你知道,她在说什么?”

  叶清看了贾琮一眼,又看向幽姨,缓缓摇头,道:“我听到一阵大笑声,笑声里有得意之色,以为你出了事……她在笑什么?”

  贾琮闻言,眉头皱了皱,狐疑的看了叶清一眼,却好似又在情理中……

  他摇摇头,道:“不知所云。好像是说,我相貌肖母,我这生母还很了不得,设计调动了武王和他麾下,围杀了明香教。如今,我成为了锦衣卫指挥使,以后会对……当初动手的人下手,所以天道循环?我却不知,我生母有这等本领。”

  说着,贾琮又看向幽姨,淡淡道:“你说清楚一点,不是更痛快?”

  幽姨却渐渐不笑了,死死的盯着贾琮,似乎已经看到了他悲惨的结局,似乎在犹豫,要不要告诉贾琮……

  叶清却忽然对展鹏道:“下去。”

  展鹏闻言一怔,扯了扯嘴角,可看着叶清不苟言笑肃穆甚至肃煞的目光,他一颗大心脏都忍不住缩了缩,避开叶清的目光,看向贾琮。

  贾琮看向叶清,看了片刻后,对展鹏点了点头,展鹏这才离去。

  他倒不怕脚下连站也站不稳的老妇还能伤人……

  不过他一只脚刚迈出门槛,就听身后叶清肃穆威严的声音再度传来:“今日之事,传出半个字去,福海镖局,鸡犬难留。”

  “行了。”

  贾琮朝叶清沉声一喝后,对面色陡然涨红,转过身愤怒看着叶清的展鹏道:“出去吧。”

  展鹏应了声,再看叶清那双眼睛,大胆如他,都忍不住打了个颤栗,连忙出去。

  他想不明白,一个女子怎会有这么恐怖的气势。

  展鹏自忖不是胆小鬼,可刚才叶清说要杀他全家时,他真的感到一股切身的真实威胁,他觉得,这个丫头片子真的做的到……

  “啧啧啧……”

  看到这一幕,幽姨露出讥讽的笑容,看着贾琮道:“果然不愧是那贱人的儿子,攀龙附凤吃软饭的本领都是一模一样。”

  “攀龙附凤?”

  贾琮眼皮一跳,抓住个关键词,皱眉问道。

  幽姨闻言面色一变,狠狠的瞪了贾琮一眼后,嘴巴一闭,再不开口。

  她怎么可能告诉贾琮真正的身世,那名刽子手王爷还活着,他手下大将们也还坐在高位上,若是让贾琮知道了他的身世,岂不便宜了他?

  她还怎么去看父子相残的人伦惨剧?她又怎么去看认贼作父,却灭杀亲父的千古大戏?

  幽姨这一刻觉得,她就是再惨死一百倍,也能瞑目了。

  这一刻,她无比虔诚的信奉圣母明王!

  因为若非圣母明王保佑,这世间焉有这等奇事?

  尽管她猜不破贾琮为何成了贾家的子弟,但贾琮的相貌,和她记忆中的那个贱人分毫不差。

  尽管贾琮稍微黑一些,眉眼间多一些英气,但相貌上是没有差异的。

  那个贱人,本也不是寻常的柔弱女子。

  再加上她早就奉命调查过贾琮的出生年月,正好是贱人惨死的那一年……

  所以她能断定,贾琮必是那一对狗男女的子嗣。

  若非如此,怎能如此巧,如此相像?

  好啊!

  好啊,真好啊……

  这世间知道真相的人,大概就只有她了。

  所以即便她现在死去,也不会再有人能阻挡惨剧的发生。

  呵呵,呵呵呵……

  幽姨手脚筋都被挑断,身上还有重伤,此刻只能瘫在地上,蠕动颤抖着,嘴里的念词也渐渐含混不清。

  直至没了声息……

  看到这一幕,叶清不动声色的海松了口气。

  万幸……

  如果真相过早被贾琮所知,他身为崇康帝近臣,日后往后免不了常常伴君左右。

  以崇康帝敏感多疑的帝王心性,但凡有一丝不妥,贾琮迎来的怕就是雷霆一击。

  可是如今,荒废了十多年的武王,还远没有重新整合好力量,来保护贾琮……

  还好,还好……

  心中缓缓放松下来,忽地,叶清神色一凝。

  她似有所觉的转过头去,正好与一双清冷肃然的眼眸相对。

  从不知畏惧为何物的叶清,这一刻,心房猛然一跳,“噗通”一声。

  不过她到底非同寻常,看着贾琮强笑了笑,问道:“你看我做什么?”

  贾琮深深看了她一眼后,垂下眼帘,语速平缓道:“清公子智谋无双,可否为我分析一下,这位明香教护法所言,究竟何意?”

  叶清摇摇头,道:“清臣,我虽不知她说的到底是何意,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她说的,一定不怀好意!对于这种心怀叵测之言,你最好不要放在心上,白白扰乱心神。”

  贾琮点了点头,道:“言之有理。”

  叶清抿了抿嘴,正要再说什么,却见黛玉悄悄从后堂走进。

  她忙趁机道:“不能让林妹妹看到这恶妇,我先带她回去了,今夜我要与她秉烛夜谈。”

  贾琮呵呵一笑,点点头,道:“好,快回去吧。”说着,与黛玉微微颔首。

  黛玉一双美眸,视线在二人身上左右移动。

  她能感觉得到气氛的异常……

  叶清又看了贾琮一眼后,阔步上前,牵起黛玉的手咯咯说笑着离开了。

  中堂内除却一具尸体外,再无第三人。

  贾琮坐在主座上,任凭堂外的朔朔寒风吹进屋里,吹拂乱他的头发,却依旧纹丝不动。

  他看着地上那具渐渐僵硬的死尸,渐渐陷入深思。

  其实,这看似杂乱无章摸不着头脑的线索,还是能理出一些名堂的。

  只是理出的这名堂,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些……

  月华铺地,北风渐起。

  身体生寒,贾琮紧了紧身前的丝绦,眨了眨眼……

  夜深了。

  ……

  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ss.cc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s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