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红楼之庶子风流 > 第三百九十九章 故人

第三百九十九章 故人

小说:红楼之庶子风流作者:屋外风吹凉字数:4436更新时间 : 2018-07-16 19:00:00
  见黛玉终于不再流泪,贾琮心里舒了口气,继续加力道:“我就知道林妹妹是极聪敏之人,想的透这个道理。我们何曾需要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?或许我们身边总会发生不善的事,总有对我们心存恶意的人,但我们从来都不懦弱,又不需要依靠别人的同情和怜悯才能苟存,我们自己就能活的很好。我们生活的越好,越是对那些歹人最好的反击。”

  黛玉一直垂着的头终于抬起来了,还有些泛红的美眸嗔视着贾琮,语气有些不善道:“三哥哥又哄我。”

  贾琮打了个哈哈,忘了过犹不及的道理,不过他却不伏低,反而责怪道:“林妹妹真是……这个时候你应该拍手夸赞:三哥哥说的真好,极有道理,超级棒!”

  见他这个模样,黛玉嫌弃的皱着鼻子小嘴微微张开,小脸简直扭曲,不过眼睛里却是压抑不住的笑意。

  她不愿在流泪后被逗笑,可紫鹃却顾不得,掩口咯咯乐出声来。

  不过在贾琮看了一眼后,紫鹃也不笑了,白了贾琮一眼,显然还记恨之前那两巴掌……

  贾琮对黛玉微笑道:“去洗漱一番吧,哭成花猫儿了。”

  黛玉哼了声,扭过脸去不让贾琮看,起身与紫鹃回屋去了。

  已看不出多少悲意……

  临出门前,还转过头,“凶巴巴”的嗔了贾琮一眼!

  看着二人离去的身影,贾琮淡然一笑。

  前世读红楼,黛玉是留给人印象最深的人物之一。

  提起林黛玉,脑海中首先浮起的,就是一来自江南的姑娘,容颜绝世,生性孤傲,眸间常坠泪珠。

  白衣胜雪,不食人间烟火,尽是仙灵之气。

  本是绛珠仙子降世,最终泪尽而逝。

  凄美,决绝。

  然而只有身临其境,才能感受到,她只是一个孤苦的小丫头。

  若让她自己选择人生的方式,她未必会选择那条看起来凄美,实则肝肠寸断的悲苦人生。

  因为黛玉也爱顽闹,也爱说笑,甚至还会爆粗口骂人……

  让她自己选择,她未必愿意做那个别人想象中的没有吃喝拉撒,只能餐风饮露,不沾染红尘俗气的绛珠仙子。

  所以,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贾琮宁愿让她俗气些,接地气些,但能快乐些的生活下去。

  微微一笑后,贾琮正要离去,就听后面传来动静。

  他回头看去,就见林如海那位冷若冰霜的邱姨娘走了出来,看着他欲言又止。

  贾琮见之微微皱眉,他不是下半身控制上半身思维的人,不会以为对方在犯花痴。

  可是他与这位姨娘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,她这会儿明显是冲他而来,又是为的什么呢?

  为了邱家?

  还是为了……贾琏?

  想起这位二哥留下的风流债,贾琮不由有些头疼。

  他都想不明白,贾琏这个虽谈不上坏人,但也归纳不到好人行列的纨绔子弟,怎么在少妇圈子里如此吃香……

  果不其然,就听邱姨娘面红耳赤的低声问道:“琏……琏二爷,可……可……”

  支吾了半天,愈发不堪,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贾琮轻轻一叹,知道她这样的性子,若非心里纠结到极点,思恋到极点,她是不会抛下所有尊严,问一个外人的。

  想了想贾琏的性格,贾琮道:“那日情况紧急,我要出手对付白家,有紧急之事让琏二哥立刻启程回京,所以他连拜别姑丈和林妹妹的时间也没有,就匆匆回京了。等朝廷派下新巡盐御史后,姑丈一家会迁至神京。到时候二哥就又可来见姑丈了……”

  邱姨娘得闻事情原委后,苦涩的眼中明显流露出惊喜和希望,不过看了眼面色淡淡的贾琮,到底感觉羞耻不安。

  她能感觉得出,贾琮知道她和贾琏之间的丑事。

  这让她几乎无地自容……

  更怕贾琮看轻于她,贾家不容于她。

  虽然她明白,断没有进贾家门儿的可能,哪怕在和贾琏偷情时,贾琏什么话都敢许给她。

  可她又怎么会信“等休了家里黄脸婆后就扶正她”这样的话?

  她只盼此生能有一温柔体贴的男子,不嫌弃她,能善待她。

  她不傻,看得出贾琏是真心喜欢她,不只是为了顽弄她,所以才……

  贾琮看着邱姨娘站在那似无地自容,又流露出缠绵幽怨的神思,无语的抽了抽嘴角,将他那便宜二哥“佩服”到极致。

  无言的拱了拱手后,转身离去。

  ……

  回到自己小院儿,就见小红已经收拾利落,正和晴雯等人相处嘲笑。

  一群人笑她要当“管事婆子”了,马上就变成宝二爷嘴里的“鱼眼珠子”了。

  小红丝毫不惧,还耻笑一群丫头整天白日做梦想攀“高枝儿”。

  贾琮进门儿时,两方人正闹的不可开交。

  不过见他进门,一个个又都收敛起来,成了淑女……

  贾琮好笑,却没说什么。

  女孩子间的相处方式,本来就与同男人在一起时的相处方式不同。

  他问小红:“可都准备好了?”

  小红笑着点头,贾琮又对其她人道:“午饭你们和林妹妹一起去吃,不必等我们了。晚上我们再回来……”

  晴雯等人都知道规矩,外面的事一概不问,一人叽喳了两句后,贾琮带小红出门。

  ……

  扬州府,东城。

  甘泉街。

  百余亲兵缇骑的护卫下,贾琮的马车在一处二进民宅正门前停下。

  大门前,一个高大粗汉和一个面目白胖的年轻人候在门前,见马车停下后,立刻上前。

  不过没近车身,就被展鹏肃穆着脸色拦了下来。

  百十余煞气腾腾的亲兵缇骑,均面色不善的盯着二人,让这二人额头瞬间冒出一层冷汗。

  好在这时,马车里传来爽朗的笑声:“倪二哥、星严,好久不见。”

  展鹏将车马打开后,贾琮走下马车,满面含笑的看着故人。

  “公子!!”

  倪二和林诚二人看到贾琮,激动的喊了声,又想上前。

  贾琮挥退亲兵,让二人近前后,看他们眼泪花花,便微笑道:“也不过数月未见,何以至此?”

  倪二嘿了声,不好意思的抹泪道:“让公子笑话了,老二我以为,都好些年没见了。虽才不过几个月,可公子干出的大事,是多少人一辈子也做不到的。老娘听说了,直怪我不中用,连给公子牵马坠蹬都不能。让公子一个人在外吃了那么多苦……”

  林诚也道:“我娘也怪我……不过林大娘和我娘又说,既然大事上帮不得公子,公子交代下来的小事要是也做不好,那真真没脸再见公子了。这不,大人前年交代下来的方子,我和二哥折腾了一年半才总算弄明白,可以产出了,立刻就来寻大人!”

  贾琮笑着点点头,道:“先不急,里面说。”又道:“车里还有个内眷,随我一起来见见大娘,搭个过门板吧。”

  倪二和林诚二人闻言,忙不迭的叫人取出过门板铺在台阶上,让人吆赶着马车进里面。

  亲兵缇骑们在外面守着,展鹏带着六人随贾琮等一起入内。

  到了二门,便只余展鹏一人。

  贾琮将车门打开,对里面的小红笑道:“到地方了,下来吧。”

  小红搭着贾琮的胳膊下车后,看到除了展鹏外还有两个外男在,就有些不自在。

  而倪二和林诚二人,见从车上走下一个身材细挑,俏丽甜净的姑娘,周身打扮不比寻常大户人家的太太差,哪里敢多看一眼,纷纷低头避讳。

  贾琮也不急于一时,笑道:“走吧,先进去见见大娘。”

  ……

  “大娘,给您请安了。”

  正了后宅里屋,看着倪大娘满头白发的坐在榻上,贾琮面上带笑的拱手问安道。

  倪大娘见贾琮进来,忙将盘在榻上的腿搁下,要下床去迎。

  贾琮忙上前一步拦着,温言笑道:“大娘还拿我当外人?”

  倪大娘闻言,面色动容的上下打量着贾琮,哽咽道:“哥儿还好?”

  贾琮笑的愈发灿烂,道:“好,比以前更好了。二哥没寻个说书女先儿来给大娘说书?话本里都有我的故事呢。”

  倪大娘双手握着贾琮的手,连连点头,应道:“有有有,我天天听来着,好哇!真好哇!哥儿比原先更有出息了,也吃了好多苦啊!”

  贾琮目光愈发柔软,微笑道:“不苦,比当年好多了。当年我被家里苛待,没吃的饿得慌,早上就跑去大娘家混吃食。大娘怜我娘死的早,没个看护的,就给我烙大饼吃,还不许倪二哥跟我抢。后来我被家里关起来,大娘还每回去送,又被狗奴才欺负,这些我都记得。如今比原先强多了呢,大娘,我不苦。”

  倪大娘闻言,眼泪一直往下落,看的一旁小红也跟着一起流泪个不停。

  倪大娘抓着贾琮的手,流泪道:“是哥儿先救了老二的性命,又不嫌弃我这老婆子,投缘呐!那会儿看着哥儿这么大点,被虐待成那样,老婆子心疼的紧!好哇,如今都好哇!”

  贾琮歉意道:“还是不够好,都到了这个份儿上,还要劳大娘跟着二哥背井离乡来江南,连个火坑都没有。”

  倪大娘不哭了,笑容满面道:“我一个老婆子,在哪不是待?哥儿能不嫌我老太婆拖累,让老二下江南也带着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!火坑又有什么了不得的,这里不比都中苦寒。”

  贾琮笑道:“那也要盘一个,大娘不在暖炕上盘坐着,怕是没得精神。再者,这次请大娘一起来,可不只是为了见见大娘,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大娘……”

  说着,贾琮又对倪二道:“将制好的东西拿一包来。”

  倪二忙跑去取,未几,取了一个纸包来。

  贾琮见了先对倪二笑笑,道:“这个包装肯定不行,要换,要用雕工精美的木盒盛放……”倪二点头应下后,贾琮将纸包打开,对着倪大娘笑道:“大娘,尝尝,看甜不甜?”

  倪大娘笑道:“这个老二拿回来给我尝过,甜,比霜糖还甜!”

  倪二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,嘿嘿直乐。

  贾琮也不见怪,笑道:“应该的。”说着,将纸包转交给一旁的小红。

  小红不怯场,接过后捻起一点往嘴里尝了尝,惊喜道:“三爷,这是雪花洋糖?我以前在府里见过。”

  寻常丫头自然接触不到这种高级货,可小红老子娘是林如海夫妇,有这等好物自不会少他们开眼界的份儿。

  贾琮笑了笑,对倪大娘道:“这不是洋糖,是咱们自己熬出来的糖,这也是一座金山。我特意让二哥将大娘和星严他娘一并接来,就是想让大娘和林大娘看住他们,当金山筑成,银海淌来时,一定要让他们守好本心,不能迷失。

  我往后忙,没功夫看他们,只能劳烦两位大娘看着他们。”

  又看着倪二、林诚道:“咱们是相识于微末中的,我是一心期盼着大家能像一家人一样,长长久久的走下去。

  若是你们往后被金银迷了心,可叫我如何下手啊?”

  这番话一出,众人面色皆变。

  不过没等倪大娘吓坏,贾琮又笑着道:“所以我就叮嘱二哥,务必要将大娘接来!这世上我最信任的人里,就有大娘你,有你看着,二哥必然学坏不了!”

  倪大娘闻言,长松了口气,道:“真真唬了我一跳,我还道老二学坏了,背着哥儿做下那没面皮的事,真若那般,我也是不能活了……”

  一旁倪二叫天屈道:“公子,老二俺何曾有过坏心?”

  贾琮摇头道:“你不坏,是这世道坏。如今你手里还没见银钱的,之前虽也赚了些银子,其实值不当什么的。等过些日子,你就知道什么是大富贵了。到那时,各种诱惑皆至。没有大娘看着,你八成经不住诱惑。

  除了大娘外,我再给你们上一层保险……这个丫头叫小红,是我身边最聪明也最得用的人,她老子娘也在都中府上给家里当管事,是贾家的家生子,我极信重。

  往后我若不在府上,账上的问题都交给她,她手上会有一部分人,很厉害的。

  二哥,你一定要明白一件事,我之所以这样煞费苦心的防范未然,就是因为我太珍惜咱们的交情,更珍惜和大娘的这份亲情缘分。

  你明白吗?”

  倪二闻言,面色微变,深深吸了口气后,点点头正色道:“公子放心,倪二是在市井里厮混大的人,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没见过?就算没见过也听说过,所以更明白大人的苦心。你放心,我和星严不会让公子失望的。”

  贾琮闻言满意的笑了笑,对小红道:“你在这和大娘说话,商议商议你们一老一小怎么帮我看住他们别学坏。我和他们去前面说说怎么挖这座金山,舀这片银海!”

  小红笑着走到倪大娘身边坐下,笑道:“大娘是公子的亲人,自然也是我这丫头的亲人,一定会代公子好好孝顺。”

  贾琮又与笑的嘴都合不拢的倪大娘说了几句吉祥话,便引着倪二、林诚往前面走去。

  想做事,没有金银是不成的。

  靠抄家积攒的那点家当看起来不少,可转眼就没了,而且,这些银子也都在有心人的眼里……

  所以,贾琮需要自己开拓财源。

  ……

  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ss.cc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s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