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红楼之庶子风流 > 第二百三十七章 闲话

第二百三十七章 闲话

小说:红楼之庶子风流作者:屋外风吹凉字数:4301更新时间 : 2018-03-26 09:00:00
  慈庆宫,萱瑞殿。

  看着那名太妃风言风语的说着贾家的家风,再影射到宫里贾家大姑娘身上,叶清微微皱起眉头。

  她认得这位太妃,在宫里素有老好人的印象,极少听说她和哪个生口角绊子,今日怎就给贾家大姑娘挖了这样狠毒的一个坑?

  一旁永泰郡主刘陶陶见叶清蹙起眉头,登时喜笑颜开,嘻嘻笑道:“清姐姐,原来也有你不知道的事啊?”

  叶清瞥了她一眼,道:“又值当什么?随意一打听不就清楚了。”

  刘陶陶闻言大感无趣,悄悄瞄了眼叶清,见她果然不在意,噘了噘嘴道:“好啦好啦,我告诉你就是。我听宫人说,皇后娘娘近来在准备为陛下选妃,如今陛下后宫才几人?别说一个皇贵妃,两个贵妃,四个妃,六个嫔没凑齐,连贵人也没几个。皇贵妃且不提,多半是轮空的。可两个贵妃的位置,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。前儿陛下单单见了贾家那位大姑娘,可不就碍人眼了?董太妃还想让她娘家侄孙女儿进宫呢……”

  叶清闻言哂然一笑,没有理会。

  刘陶陶见之大奇,道:“清姐姐,你不帮贾家大姑娘说话?”

  叶清觑视之,道:“我帮她说什么?”

  刘陶陶撇嘴道:“你甭想瞒我!如今谁不知道,你眼里中意贾家那位清臣公子,为了降服他,连武王叔都出面了,安排人要把他丢进军里打磨,磨掉他那身文人傲骨。等过两年,他老实了就回来和姐姐成亲,到时贾家在宫里的那位大姑娘就是你的大姑姐了,你不帮她你帮谁?”

  听她嘟嘟嘟的说了一通后,叶清直接上手,捏住了刘陶陶的脸颊,扭了圈儿后似笑非笑道:“你还不到二十,就整日里家长里短的传闲话,这张好嘴不想要了是不是?”

  刘陶陶“哎哟哎哟”的叫着痛,求饶道:“好姐姐,又不是我故意打听的,这些话都是自己往我耳朵里钻,我想不听也不成啊!”

  这边动静惊动了太后等人,太妃皇妃们见叶清扭的刘陶陶大叫,一个个面上笑着,心里却侧目不已。

  刘陶陶贵为郡主,又一直养在宫里,和公主无异,素来天不怕地不怕,还被叶清如此欺负,可见有太后在一日,叶清之荣宠就无人可及。

  太后都嗔怪道:“好好的,你欺负陶陶做什么?她若顽皮,你教导她便是。”

  众人闻言,纷纷抽了抽嘴角……

  叶清笑着松手后,道:“孙女儿这不正在教导她么,这小丫头,年岁不大,就跟一起子长舌妇学着家长里短的传闲话,竟还传到我头上了。”

  那两个太妃闻言,面色忽地变得不大自然起来。

  太后则眉尖一挑,道:“又传什么闲话了,怎还和你相干?你素不招惹是非,是谁闲的没事做了?”

  叶清笑道:“没什么,不过还是当日在九叔王府的事。那日情形孙女儿都给太后说过,太后也道多亏了贾琮那小子。结果现在外面到处传的乱七八糟,说贾家如何如何了,惹人厌的很。算起来,咱们还欠人家一个人情呢,这还没还上,又累得人家掉泥坑里了,着实头疼。好在贾琮为了贾家,马上要去九边打熬去了,不然真没法再见他……”

  太后也不糊涂,知道叶清在说什么,她笑道:“这是怎么说的?我听说他不是和前朝李杜一样,是个极会作诗写词的么,怎么好端端的跑九边那么远作甚?”

  叶清大眼睛微微眯了下,扫过太后凤榻边的诸人,笑的愈发灿烂,道:“方才太妃娘娘不是说了嘛,贾家宁国府那边做下了混帐事,结果好些人落井下石,连荣国府也一并扫了进去,皇伯父虽知道荣国与宁国不同,可奈何弹劾的人太多,皇伯父就传旨贾家,想要安稳,就再立些军功吧。贾琮身上承着荣国府的世子位,就不得不往九边去了。

  这本也寻常,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合该他的命不好,谁让他姓贾?偏宫里到处传着,是我让九叔安排他去九边,要熬掉他的傲骨,再入赘到叶家。

  老祖宗您听听,敢情我就这么没人要啊?”

  见凤榻上太后凤颜震怒,要肃清宫闱,好好收拾那群犯口舌的贱婢,也使得之前两个老太妃落了好大的面子,刘陶陶暗自撇了撇嘴,冲叶清皱了皱鼻子,还狡辩什么“帮他说什么”,这若不算帮,什么还算帮?

  忒不讲理了……

  ……

  荣国府,墨竹院。

  夜幕时分。

  正堂内,看着依次落座的贾家姊妹们,个个杏眼含泪,贾琮面带微笑道:“这都是怎么了?”

  宝玉叹息一声,道:“贾琮,这次本该我去的,我自幼受用许多福祉,原该由我出力,只可惜老太太、太太不准……”

  宝钗、黛玉、湘云等心思灵透者,听他这般,个个面色浮现古怪。

  虽也知道宝玉的性子,不是虚伪作假的,可这样说到底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。

  给众人端茶上水的晴雯,都忍不住狠狠剜了宝玉一眼,心道快闭上你的鸟嘴……

  贾琮却似无所觉,笑道:“以后还有机会,等你再大些,我下回出征带上你。”

  宝玉没好气道:“去一回还不够,还想去二回?”

  湘云实在听不下去这尬聊了,岔开话题问道:“三哥哥,听说九边苦寒,十分寒冷,你去了后,万万要穿厚些,如今又没甚仗打,宁可穿成大包包,行走不便些,也不能冷着呢。”

  宝钗也轻声道:“家里的黑熊皮里外发烧大氅和狼皮褥子我都带来了,我比量了下,看着有些长,琮兄弟让人裁剪裁剪,穿着暖和……”

  贾琮见宝钗说着说着,眼泪就落了下来,微微颔首,笑道:“你们也别把我看的那么娇贵,打小在东路院,冬日里不生火的日子都熬过来了,九边虽苦寒,但火炕却热。再说,九边驻扎了那么多军民,数十上百万之巨,人可往,吾亦可往。虽常年读书,但却从未中断打熬筋骨,不是真的弱书生,你们不必担心的。”

  宝钗闻言,忙低头用帕子拭去泪水。

  她知道贾琮是个坚强的人,也一定喜欢坚强的……

  黛玉则看着贾琮,轻叹一声道:“三哥哥好洒脱的性子……”

  贾琮呵呵一笑,道:“林妹妹谬赞了,不过是尽力将事情往好处想罢了,将不利化为有利,自怨自艾解决不了问题,自强可以。”

  黛玉何等聪慧,登时听出贾琮言语中的劝诫,她心中感激,垂下臻首道:“谢谢三哥哥教诲……”

  贾琮闻言点点头,与宝钗相视一笑。

  探春看着贾琮,抿了抿唇角,道:“三哥哥何时启程?我们姊妹想做个东道,请三哥哥一请。”

  贾琮笑道:“看吧,老爷明日会将我的身份凭证报与宗人府和兵部,由他们议定派往哪方,报道时间的截止日期后再定夺。”

  探春眼睛明亮,看着贾琮道:“三哥哥可有什么嘱托的没有?”

  贾琮想了想,道:“家里仆婢中原先诸多老人,大都被拿下。虽起因皆由其多行不义,但难免会有人迁怒于我这边。如今罪魁祸首都入了诏狱,但必然会有漏网之鱼,以及旧时关系。我在时自然无人敢动作,但我离开后,多半会有人发作到我院子里的丫鬟身上。三妹妹可以帮忙看顾一二……”

  探春闻言,爽利的点头道:“三哥哥放心,若果真有不知好歹的,我必不会不管,我若管不了,就去寻太太、老太太。真闹一场,看哪个能落着好!”

  听她如此说,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宝钗道:“瞧把你厉害的。”

  唯有惜春一直默默寡欢,小小的身子靠在交椅上,像藏缩在里面一般,也不说话,也没有笑容。

  当众人的目光随着贾琮的眼神落到她身上时,惜春下意识的把小身子往椅子里藏去,有些惊慌不敢看人……

  东府的事,许多人都不以为意,拿看笑话的心思去看。

  唯有惜春,受伤最深。

  贾琮面上微笑淡了些,宁国惨烈至斯,他是始作俑者,幕后推手,却不希望伤到一个这么小的孩子。

  他看着垂着眼帘靠在椅子里的惜春,温声问道:“四妹妹也来送我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惜春小声一应,悄悄抬眼看了贾琮一眼,又赶紧垂下眼,一双小手不安的拧着手里的帕子。

  众人见之也都不笑了,贾琮心中一叹,却微笑道:“上回就和四妹妹说过,咱们是一样的人。虽然都早早没了娘亲,可还是要慢慢长大……四妹妹怕是不知道,那年六月二十八,我在东路院西墙根子里一个人瞧蚂蚁窝子,就听到墙那边传来许多女孩子的说笑声,四妹妹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吗?”

  “……六月二十八?”

  惜春怯怯的问道,眉眼间多了些灵动。

  贾琮点头笑道:“对,就是六月二十八,我记得特别清楚,因为那是第一次,我知道原来人和人真的不同……那一天,我掏蚂蚁窝掏的浑身是泥,还只是傻乐,却听到墙那边,一群女孩子在给一个小姑娘庆生。

  宴席上香甜的气息飘过墙来,真香。好多姊妹们欢声笑语不绝,热闹非常,听说那个小姑娘还得了好多礼,有新衣裳,有新鞋袜,有字画,还有首饰……

  那会儿我就想,要是我是那个小女孩就好了,哪怕只过一天那样的日子,这辈子就算没白活。

  四妹妹,你知道那个小女孩子是谁么?”

  周围宝钗、黛玉、湘云、迎春、探春,还有晴雯、小红、春燕几个服侍的,听完这番话早已泪眼涟涟,心中忍不住怜痛,惜春则犹豫道:“许是……许是我的生儿……”

  说罢,格外愧疚。

  好似贾琮当年那样惨,都是她的错。

  六月二十八,正是她的生日。

  贾琮笑道:“对,就是四妹妹的生日,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。但是,正是从那日起,才坚定了我一心向学的志向!

  不管周遭环境多么恶劣,不管旁人如何看我如何待我,也不管她们如何说我娘的不是……在我心中只有一言从未改变,那就是: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!

  外人怎么看咱们不重要,咱们自己积极向上才最重要。

  若无当日四妹妹的生儿,我未必能有此心,也未必能有今日。

  所以今天,我将这句话送给四妹妹,希望四妹妹以后也能和三哥哥一样坚强的生活,好不好?”

  惜春闻言,明白了贾琮的心意,她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贾琮,泪花却缓缓积聚落下,她瘪起嘴,声音沙哑道:“我听嬷嬷们私下说,东府从里到外都是脏的臭的,只有门口两尊狮子是干净的。如今大老爷和蓉哥儿被流放了,再也回不来了。大哥也死了,都是带着恶名脏名,往后旁人说我,必也是坏名脏名,日后一辈子被人嫌被人厌,是个丧门命……”

  “胡说八道!”

  贾琮还未开口,探春登时站了起来,修眉飞扬,咬牙切齿道:“哪个嬷嬷说的?东府那些事,和你什么相干?

  我道昨儿起咱们怎么哄你也哄不好,只当你是在为他们伤心,原来竟是听了这些黑心肝的闲话。

  四妹妹你说,是哪个臭婆子在乱嚼舌头,今儿我必和你讨个公道!”

  惜春却摇摇头,道:“不用了,东府出了那样的事,又何止一个两个在说?哪里又管得了这许多……我还是听三哥哥的话吧,往后再不把这些放在心上,自己好好活就好。心里再苦,还能苦过三哥哥?”

  众人闻言齐抽嘴角,哭笑不得,贾琮却呵呵笑道:“对!四妹妹能这样想就对了……其实现在看起来比天还大的事,好似能压的人要活不成了,但等过几年回过头再看,眼前的这些事,其实都不算事。”

  看着原本是安慰的对象,如今却将她们大多数人的短处做了劝慰和叮嘱,关怀之情,溢于言表。

  言谈成熟沉稳,理事举重若轻。

  儒雅不俗中,又透着处世的智慧。

  黛玉、湘云、探春等看了会儿贾琮,又下意识的看向身旁正盈盈望着贾琮的宝钗。

  宝钗感觉到姊妹们的注视,先是诧异不解的回头看去,迎上众人随即一张雪白的俏脸,登时飞起红晕。

  白里透红间,仿佛一株牡丹盛开。

  PS:事情没处理完,实在抱歉,具体什么事,就不多说了,太负能量了。这一章对惜春的话,其实也算自勉。许多事情真的没办法,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,希望过几年回头看,会淡忘。被至亲伤害,哭都没眼泪流。但生活就是如此……

  不多说,希望书友们能给几天时间让我调整一下,剧情也到转折处了,心急的书友可以攒几天……

  实在抱歉,希望理解。

  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ss.cc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ss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