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唐风华路 > 第328章 长痛不如短痛

第328章 长痛不如短痛

小说:大唐风华路作者:山下出水字数:2262更新时间 : 2017-06-28 22:30:14
  程咬金吓的说话声音都变了,他一把抓住韩跃肩膀,脸上挂满了肃重之色,道:“泾阳侯,这种事情你想都不要想,有老夫等人在这里拦着,你休想逼迫静儿打掉孩子,除非将我们一刀劈死。”

  韩跃一脸愤怒,大声道:“是我逼她打掉孩子吗?是她自己不想要孩子……”

  他这话确实没错,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,不思在家保胎安养,却穿着盔甲骑着战马想要上战场。

  自古战场多横死,再厉害的将军也不能保证自己安全,罗静儿此举确实没把孩子的安危放在心上。

  老程不是傻子,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但是劝架劝和不劝离,他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此事还有缓和余地,你且消一消气,我让秦二哥狠狠教训静儿。至于打掉孩子的事情万万不可再提……”

  他是皇家的铁杆亲信,越是亲信越知道李世民有多猛,越是亲信越知道长孙对韩跃的宠爱有多深。

  韩跃是堂堂皇家嫡长子,若是他的孩子被打掉了,哼哼,估计暴怒之下的长孙能把半个长安掀翻。

  想到皇后暴怒的场景,众人忍不住都有些胆寒,夔国公刘宏基勉强一笑,道:“程知节说得对,夫妻没有隔夜仇,泾阳侯如果觉得心中不爽,你可以狠狠揍罗将军一顿。”

  这货他看了一眼罗静儿,脸上微微有些歉然,不过仍然硬着头皮劝韩跃道:“比如我家娘们要是惹了咱生气,老夫就会狠狠打她,打到她哭哭啼啼,完事绝对温柔如水,对待老夫那叫一个乖巧。”

  “打她?”韩跃微微一怔,忽然苦笑摇头,喃喃道:“打在她身,痛在我心,既然会痛,长痛不如短痛……”

  他眼中闪过一丝伤感,只觉心口堵塞莫名,然而他不欲让众人看到自己心中悲痛,咬牙道:“静儿,我今天不打你也不骂你,夫妻不能携手,那便选择分离,既然在你心中罗家最重,那我就满足你的心愿,放手让你回罗家。”

  罗静儿俏脸呆滞,直到此时才感觉害怕,怔怔道:“你赶我走?”

  “不赶你走还能作何?”韩跃抬头望着天空,沉声道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偷盗兵符非同小可,有这东西在手三十万大军都可调动,我毕竟不再是烂泥混混,我需要为几十万麾下负责,也需要为几百万跟我吃饭的百姓负责。你走吧,我今将你驱逐,也算对他们有个交代。”

  “让我走,让我走……”罗静儿痴痴呆呆,只觉浑身如坠冰窖,有种说不出的寒冷害怕。

  她咬紧嘴唇不想让自己表现的悲伤,然而眼中泪水却抑制不住汹涌而下。

  往事一幕一幕浮现脑海,有她当初骑马撞飞韩跃的场景,有她去田家庄探望韩跃的场景,有娇羞恼怒,有欢喜莫名,眼前这个少年脸庞近在咫尺,但是她却觉得韩跃在不断远去,想要伸手去抓,偏偏提不起一丝力气。

  人总是在失去时才懂得珍惜。

  “原来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,我以前从来不懂,现在终于懂了!”她幽幽一声,忽然凄苦而笑,眼中热泪滚滚掉落,遇冷凝结成晶莹的冰珠。

  “韩跃你说的对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我犯下弥天大错,确实该受惩罚。”她猛然一擦眼泪,勉强笑道:“谢谢你只是将我驱逐离家,没有把我浸猪笼……”

  古代女人出嫁随夫,有三从四德之说,如果在夫家犯了大错,丈夫有资格直接将女人打死,就算娘家人知道了都没法报官。

  浸猪笼之事韩跃自然不会做,他此时心中也难受莫名,强忍着让自己不去看罗静儿,咬牙大喝道:“还不赶紧滚蛋,再不走,我杀了你。”

  “我走,我这就走!”罗静儿幽幽一声,忽然凄苦一笑,喃喃道:“天下之大,我还能去哪里?”

  是的,她真不知道该去哪里。

  回罗家?

  凭什么回?

  去沈阳?

  凭什么去?

  天地之大,似乎真的没有地方可去。

  旁边一个战士牵过宝马拳毛騧,小心翼翼道:“此地荒无人烟,若是徒步而行几天都见不到村庄,您骑马离开吧……”

  罗静儿茫然挽住缰绳,宛如一具丢了灵魂的行尸走肉,痴痴傻傻在雪地上行走。一人一马孤零零离去,寒风呼啸之下,显得那样凄凉。

  “相公……”罗静儿忽然回头,柔声道:“你不懂战阵招式,大战之时万万不可乱冲,你躲在战士们后面就好,没人会笑话你不够武勇。可惜我不能再上战场,以后都没法保护你啦……”

  语气幽幽,说不出的落寞。

  韩跃心口猛然一抽,悲痛莫名之下,几番想要开口挽留,然而最终只能化作一声长叹。

  有些事不能做,做了就要付出代价。

  他如今掌控整个白山黑水,麾下有数百万人口跟着要吃要喝,人有多大权利就得负担多大责任,哪怕他心中不愿意惩罚罗静儿,他的身份也会逼着他这么去做。

  秦琼一脸铁青之色,几番想要开口阻拦,可惜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。韩跃做的并没有错,如果他不惩罚罗静儿,那么就无法折服麾下之众。

  今天自己的妻子偷盗兵符不罚,明天就有野心勃勃的手下纵兵反叛,这个口子不能开,一旦开了就收不住。

  严格来说韩跃这个决定算轻的,只是将罗静儿驱逐离家,并没有责打辱骂,也没有宣布休妻。

  “二哥,静儿的神情有些不对劲!”老程忽然凑到秦琼身边,语带担忧道:“这孩子生性刚烈,我怕她会有不好的念头,二哥你赶紧跟上去,免得这丫头想不开寻短见。”

  秦琼心中一紧,连忙点头道:“知节说的对,老夫跟去看看。”

  他面带忧色看了一脸韩跃,忽然压低声音对老程道:“此事还需你们多多相助,好好帮老夫劝解一番。”

  “难啊!”老程低叹一声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这事不是劝说就能行的,韩跃未必是真要狠心休妻,但事态逼迫如此,他不这么做也不行。

  便在这时,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众人闻声抬头,赫然见到茫茫雪地上出现一匹快马。

  只有一匹马,却骑着两个人,看那身影纤瘦,分明都是女子。

  老程目光忽然一亮,面带喜色道:“二哥快看,事情或许还有转机,静儿不用被驱逐离开了。”

  秦琼大喜过望,目光紧紧盯着快马来人,堂堂一个国公,心中竟然忐忑无比。

  “上苍保佑,希望她能帮着说一句话,用自己的权利留下静儿!”

  ……

  ……猜猜看,谁有资格反驳韩跃,然后动用权利留下罗静儿,凡是猜长孙皇后的全去面壁,冰天雪地的,皇后娘娘肯定不会骑马过来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ss.cc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iqugess.cc